跳到主要內容

璞玉計畫能否點石成金?地方繁榮與保存文史之間的角力

Vol. 062 Mon, 5 Nov, 2001 《數位周刊》
--------------------------------------------------------------------------------
文╱藍浩益
圖/張良綱

一個號稱「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都市計畫案,目前正在新竹縣頭前溪的兩岸升溫。名稱頗為浪漫的「璞玉計畫」,是新竹科學園區已開發面積的二倍,儘管目前地價飆漲,但在景氣低迷的時點,有著細膩理想的璞玉計畫,真能媲美矽谷與劍橋嗎?



剛結穗的稻田邊,是一條水深及腰的灌溉水圳,四個少年正在涉水漫步,其中一個少年撒開一張魚網,看能不能抓到幾條小魚。這一幅平靜的客家農村午後景象,在五年之後,將出現大批怪手、推土機、砂石車,轟隆隆徹夜施工。隨後,三所大學、數十家高科技公司廠房、十萬個外來人口,將大舉進駐,農村景象也將從此消失。

稻田邊的電線桿上,赫然綁著白底紅字的告示:「急買這裡的土地!」、「售璞玉田」。取其「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之意,名稱頗為浪漫的「璞玉計畫」,是一個號稱「台灣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都市計畫案,現在正在新竹縣頭前溪的兩岸升溫。

表面上看來,這是又一個「促進地方繁榮」的開發計畫,但是,當地一萬多個農民、文史工作者、城鄉研究學者、新竹縣政府官員、國立大學的校務人員,錯綜複雜地牽涉其中,各方人馬之間,隱藏一場利益與價值觀之戰。

今年七、八月間,新竹縣長林光華與另一位縣長參選人江順裕,先在「璞玉計畫」說明會上發生口角,進而先後開記者會、說明會互相較勁,更讓這一片農地籠罩在選舉角力的陰影下。地方政府藉由都市計畫引進產業、增加就業機會,自然是職責所在,「璞玉計畫」卻因為開發面積、土地徵收方式等問題引起爭議。

首先是「史上規模最大」這一點受到質疑。開發面積高達一千二百五十公頃的「璞玉計畫」,罕見的超大面積開發,引發不少爭議。一千二百五十公頃有多大?大約是新竹科學園區已開發面積的二倍,或是五百個中正紀念堂的面積。

「史上最大」引發爭議璞玉計畫的大手筆,自然引起當地居民與當地文史工作者的疑慮。「一次就要徵收一千二百公頃,以後真的能發展得這麼快嗎?」竹北市隘口里里長陳清鏡表示懷疑。那麼,為何「璞玉計畫」的佔地會這麼大?按照璞玉計畫推動小組的說法,這一塊土地是「四不管」地帶,正好夾在「高鐵新竹車站特定區」、「縣治二期」、「芎林都市計畫」以及「竹東二重、三重地區都市計畫」之間。

換句話說,這是一塊夾在各個大興土木的都市計畫之間,還沒有都市化,依舊保留二百年前客家農村原貌,地勢平坦的「淨土」。引水灌溉用的水車、大樹下的伯公廟、三合院四處可見,利用水力運轉碾米的水磨坊,兩百年來還在運轉。

而在高速鐵路貫穿新竹縣,位於竹北農田間的「六家車站」位置確定之後,車站周邊的「高鐵特定區」開始徵收開發,新竹縣政府也就順水推舟,將高鐵「六家車站」鄰近的竹北地區列入新的都市開發計畫,命名「璞玉計畫」。

隨後,在種種因素之下,計畫範圍愈來愈大,甚至連隔著一條頭前溪的竹東、距離高鐵更遠的芎林,也隨後被列入,整個璞玉計畫的佔地一直膨脹。規劃過程中怪現象層出不窮,有些土地在民代、地方官員的運作下被追加畫入,有些老農民卻連自己世代耕作的土地即將被徵收,還渾然不覺。一位種植空心菜的老農夫在被告知他們將來會成為「阿舍」後,卻很質疑,也不知道這麼多錢要做什麼。

「璞玉計畫」大方向確定後,這一塊淨土的命運,從此轉變,開始被縣政府賦予成為「台灣知識經濟的搖籃」、「台灣的希望工程」、「國家學習型區域的知識經濟示範基地」的聽來有些拗口,卻沈重的使命。既然是最後一塊淨土,新竹縣政府急著大興土木,也就開始引起質疑。而在去年與新竹縣政府簽約,以取得一百公頃校地作為交換條件,攬下規畫之責的交通大學,在校長辦公室的同一層樓設了專屬辦公室,一組由工學院長、副總務長領軍的小組開始正式運作。

「縣政府的想法,是先預設一片美好都市的景象,希望整片土地加以管制,避免民眾亂蓋房子。」一名規畫小組成員說,為了延續新竹科學園區、縣治二期重畫區、高鐵特定區的開發,需要一塊新的腹地以供擴充,夾在高速鐵路與北二高之間的這一片完整農地,自然是最佳選擇。而在新竹縣政府眼中,這一塊農地在周邊四個都市計畫動工後,已經陸續出現雜亂無章的建設,這時不如趁早動用公權力,將整片土地徵收、進行整體規畫。

在地人將淪為弱勢族群?

在高鐵特定區裡的生醫科學園區,將有醫學中心、生醫實驗室進駐,更被視為如果能緊鄰著發展「知識產業」,似乎再適合不過。一千二百五十公頃中,除了承諾奉送一百公頃給交通大學,還有三百公頃就是作為高科技「知識經濟產業」進駐之用。既然有了產業專區與大學,自然還要有住宅區與商業區提供幾萬學生與高科技從業人口生活所需,剩餘空間就分配做為三、四百公頃的公共設施,與五百公頃建地發還給地主,整個璞玉計畫的土地分配原則也就大致底定。

事實上,璞玉計畫的特殊,除了佔地廣大,「小區開發」的思維,也是國內大型都市計畫案的創舉。規畫小組裡吸納了城鄉研究所畢業生、社區營造工作者,再加上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理想色彩濃厚的建築學者夏鑄九、劉可強參與其中,讓整個璞玉計畫充斥著細膩的社區營造理想,規畫案中一再出現「引進低污染的高科技產業」、「建立沒有圍牆的大學」、「優質生活環境」等用語。文宣資料更拿出美國矽谷、英國劍橋、日本筑波作為效法對象,一方面讓外界充滿期待,一方面卻引起懷疑,認為規畫小組的夢想過於遙遠,不如先落實當地的文史調查工作。

「為什麼不先聽聽當地人的意見?」被列入璞玉計畫專家學者名單,長年投入文史工作的前任新竹市金山里里長吳慶杰憂心:「他們還不了解這裡的歷史,文史調查也做得不夠。」吳慶杰說,寶山水庫附近有一座平埔族墓碑,是台灣少見的平埔族遺跡,類似這樣的文史古蹟將如何保存與安置,在「璞玉計畫」中仍是一個問號。

文史工作者陳板說出另一個疑慮:「十萬個外來人口一旦搬進來,現在的一萬個居民光是用投票的,都一定會淪為邊陲的弱勢族群!」

「璞玉田」炒作先登場

另一方面,被定位為「知識經濟搖籃」的璞玉計畫,打算引進低污染的IC設計、生物科技、光電、網路設計產業。不過,現在究竟有哪些廠商確定會進駐,小組也無法掌握。在土地徵收完成、基礎建設齊備前,要廠商表態本來就不容易,更何況璞玉計畫還沒完全定案。

一名派駐在新竹科學園區的資深記者表示:「基本上只要有新的產業園區成立,廠商都會去看看,但是看看並不表示一定會買。」不巧的是,今年以來景氣惡化加劇、高科技廠商出走有增無減,能有多少「知識經濟」產業進駐,也因此備受質疑。

一名規畫小組成員說:「璞玉計畫是在一年多以前提出來,現在的景氣卻已經變了。」然而,縱使璞玉計畫還沒定案,「璞玉田」的炒作卻早已經開始。沿著縣道120號向東走去,兩年前還是稻田的「縣治二期」計畫區,已經開出六十米柏油路,沿路聳立著大型的土地仲介廣告看板。

「兩年前的這裡,就是現在璞玉計畫區的樣子。」新竹縣政府計畫室主任林明德語帶自豪的說:「全台灣的土地只有這裡在漲。」縣治二期與高鐵特定區當初在開始徵收前,地權轉賣熱絡一時,價格飆漲數倍。如今同樣現象在璞玉計畫區重現,家鄉在竹北六家庄的文史工作者陳板說:「璞玉計畫區裡的農地,五年前一坪只要八千八,現在卻已經漲成一萬五。」

除了徵收範圍過於廣大、產業進駐意願難以掌握之外,這片土地上散佈著農舍、三合院、家廟、伯公廟、古老水圳等客家文化資產,以及近期建成的一般民宅,那些該拆,哪些該留?同樣備受爭議。

「做大範圍的規畫,難免不能滿足小單位的要求。」一位規畫小組成員坦承。以現在的規畫方向看來,至少有四百公頃土地(包括一百公頃的交大竹北校區和三百公頃的產業專區)上的建築物,都難逃被剷平的命運。

璞玉計畫牽涉層面複雜,各方人馬目的南轅北轍。新竹縣政府以地方繁榮為優先;農民則有人希望賣出土地、有人希望維持現有農業生活;文史工作者則疾呼保存客家文化原貌;城鄉研究學者又對目前的規畫內容不甚滿意。再者,年底選舉在即,現任縣長林光華是否連任,也是璞玉計畫是否繼續運轉的最大變數。

留言

shepherd寫道…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寫「產品簡介」時的10個大原則】

「關於我們/品牌故事」怎麼寫?來看看全球百大品牌怎麼做!(part 1)

張孝威---台積電的金頭腦

張孝威台積電的金頭腦

超級掌櫃一年替公司省下六十億 文/藍浩益 在台積電財務長張孝威的手上,台積電在去年購併了德碁、世大,也發行了美國存託憑證(ADR),募得逾十億美元。

不僅如此,台積電去年也開始導入全球僅有英特爾、惠普等少數科技龍頭才會採用的「作業制成本制度」(ABC,Activity-Based Costing),而毛利率與營益率,更是因此連續三年成長。

這三年來,張孝威替台積電開源節流的本事,比引起大家爭論不休的「燕子」說,顯然都要來得更為實際一些。
‧ 一聲令下 開始省錢 

不過,張孝威背負的省錢任務,並不是這一年來國內景氣下滑後才開始,打從三年半以前,張孝威就已經開始扮起砍成本的黑臉角色。

一九九八年一月,張孝威進入台積電,出任資深副總兼財務長。

當時,台積電的生意還有一百五十八億元,產能幾乎滿載;不料,到了四月,訂單突然減少(一九九八第二季營收一百一十六億,比第一季銳減了四分之一),產能利用率也只剩下75%,再加上認列了投資世界先進與美國Wafer Tech的投資,因而損失了八億元,讓台積電在一九九八年第二季的獲利只達成前一季的一半,毛利率也跟著下滑,各項財報數字都不怎麼好看。

景氣驟降,「節流」運動也就被迫開始。從一九九八年的七、八月起,在張忠謀的要求下,張孝威就開始砍成本,壓費用。這不需要擬定什麼計畫,砍成本的目標一開出來,馬上就要做,沒有任何藉口,就是要「省省省」。

節流運動一開始,張孝威針對各廠的狀況,開出不同的縮減成本目標,馬上要求各廠壓低營業費用。其中縮減成本的最多的,竟是高科技業最重要的研發費用。一九九八年的研發經費,硬是縮減了五億五千萬,比起前一年,少了將近四分之一。

「硬壓成本,會有很多後遺症。」張孝威說。當初節流運動如火如荼,「民怨」也隨之升溫。雖然縮減成本已經是「最高當局」的決策,沒有反對的餘地,但各廠不免覺得執行上有困難,各種抱怨也就擴散開來。有人甚至開罵:「這是暴君!這是暴政!」不僅如此,由於各廠之間被要求的縮減成本目標不同,各廠之間也出現不同的意見。

省錢目標一開出,各單位不得已,只好開始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各種費用能省則省。一名主管說:「停車場的燈光,也被調暗了。」原本一向在外面飯店租場地舉辦的員工訓練課程,現在留在公司會議室裡做就行了。

張忠謀說省得還不夠 當然以台積電一年一千多億的營收而言,關掉一盞停車場燈光,省下的只是九牛一毛的小錢,但是卻等於…